1. <video id="p7yhh"><bdo id="p7yhh"></bdo></video>
    2. 當前位置 > 新聞中心 > 地產名人 > 姚洋:把房價拉下來是美國夢 不可能在中國實現

      姚洋:把房價拉下來是美國夢 不可能在中國實現

      2013/7/19 9:50:00 時代周報(廣州) 瀏覽數() 我要評論()

      中國城鎮化過程中土地紅線問題是繞不過去的問題。日前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發布的《土地制度改革和新型城鎮化》的報告,提出“改變嚴守耕地紅線的思路,擴大城鎮建設用地規劃”。再次引發了對18億畝耕地紅線的爭論。那么,在新型城鎮化建設中,傳統的土地紅線是否也應該隨之調整,如果必須變革,又該遵循怎樣的原則和路徑?時代周報記者就此問題專訪經濟學教授、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姚洋認為,中國無需擔心糧食安全問題,但出于減少土地浪費的考慮、仍應設定耕地紅線。

      “土地紅線”存在不僅是因為糧食安全問題

      時代周報:從你的理解看,最初中央制定耕地紅線政策是基于什么樣的考量?目前這個耕地紅線還必要嗎?為什么?

      姚洋:中央當初的初衷既包括糧食安全,也包括防止土地浪費。糧食安全在幾乎所有國家(可能除了那些土地非常豐富的國家)都是一個重要問題,特別是在亞洲這些人多地少的國家,更是如此。所以,確實有一部分原因是我們需要一定的耕地來生產糧食。但是這方面的考慮,我認為是越來越不重要了。我國的糧食產量的增長速度遠高于人口增長速度。過去30年平均下來,估計每年的糧食增產量在2%左右。這是一個非常樂觀的數字,因為我們的年平均人口增長率只有0.7%。還有就是中國農業的科技進步。綠色革命以來的歷史告訴我們,糧食增產的潛力非常大,如果我們愿意使用轉基因技術的話,糧食增產的潛力就幾乎是無限的。我們生物技術的進步非?,所以耕地不會成為農業生產的強約束。不是說沒有約束,但是它的約束不強。因此,光從農業和糧食安全的角度去控制耕地紅線呢,我覺得意義不是那么大。

      不過,有別的更重要的理由使我們需要控制耕地,F實中存在的一個問題是,如果不控制耕地,地方政府和農民就會無限制地擴張他們的建設用地。如果沒有指標限制,農地向非農地的轉換會非常任意,這就會造成土地資源的浪費。

      在任何一個國家,使用土地都是極其慎重的,都要經過嚴肅的審批。比如說美國,土地規劃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部門,說這塊是農用地,那就是農用地,要轉成商業用地,不行。想要改變規劃,是很困難的。所以說減少土地浪費,是控制土地用途的一個重要原因。

      還有一個原因,是保持生態,耕地如果都變成了工業用地和城市用地,可能改變生態環境。再者,我們的土地制度決定國家、政府可以征地,在農村又是集體所有,沒有真正落到個人的手里頭,所以土地很容易造成浪費。

      基于以上這些原因,我認為需要有一個耕地紅線。

      時代周報:那么,把耕地紅線制定在18億畝這個數字上,是否出于某種科學的考量?

      姚洋:其實這也沒什么科學可講。如果說18億畝不科學,19億畝也未必科學。但是土地紅線本身是需要的。那么既然已經設定了18億畝,那就不要再去調整它了。

      時代周報:關于《土地制度改革和新型城鎮化》報告中提到的用土地當量紅線替代現在單純的土地面積紅線的建議,你怎么認為?從技術上分析是否可行?

      姚洋:用土地當量紅線的做法當然更科學,即按照土地產出率創設一個土地當量,土地指標是關于土地當量的,比如說我們設定18億畝某種當量的紅線,這樣可以保證土地在當量意義上的增補平衡。這種做法應該來說也是比較可行的,F在的衛星遙感圖片識別度非常高,能夠看出來每一塊土地都是什么樣子。

      必須讓土地指標流轉起來

      時代周報:城鎮化過程中伴隨著無法回避的土地需求增加和農民土地流轉問題,同時又與有限的土地供應相沖突。您認為這種沖突的本質是什么?

      姚洋:城鎮化過程中土地供給有限制,并不是壞事:土地是我國的稀缺資源,不可能敞開供應。人多地少是土地價格上漲的本質原因,F在我們的城市密度越來越低,城市土地的浪費越來越多。但是如果說要取消用地指標,并且讓土地直接入市,如果土地的使用沒有指標的設定,那么土地就根本不可能有增減平衡,因為沒有約束。比如說我看這里有這么多土地,每年都賣掉一定面積的土地,那么土地的價格就越來越低,只會使城市的建設密度更低了,增加了土地浪費。

      我認為土地指標還是得要,但是土地指標應當流轉起來。比如說杭州的土地指標用完了,那么就向不發達地區去買土地指標,這樣土地指標就流轉起來了。當然,只有首先建立耕地紅線,才會有用地指標,才可能建立土地指標的市場。這也是我認為中國需要有一個耕地紅線的理由之一。

      時代周報:城鎮化土地需求是否會沖擊耕地面積現有的設定?如果會的話,如何解決這一用地矛盾?

      姚洋:這種矛盾肯定會有。城鎮化目前主要還是在發達地區。我覺得應該有一個補償機制。首先是要用土地指標去限制。如果指標用完了,一是向不發達地區去買,二是你自己把樓再建高一點。當然這只是一個緩解,這兩方面土地需求的競爭肯定會存在。但是有這個競爭是好事,如果土地都不構成一個約束了,那么土地的浪費不就更大了嗎?

      時代周報:除了指標流轉,還應采取什么措施緩和這種矛盾?

      姚洋:除了土地指標流轉,還應提高城市建設密度。我們現在的政策恰恰相反,是規定容積率高限,結果是降低了建筑密度。

      堅守紅線可減少土地浪費

      時代周報:很多人都把目前房價的高企歸因于土地供給的不足,主張放開紅線以降低房價,你認為這種說法是否有道理?

      姚洋:這是正常的,中國本來就是缺少土地的。土地價格是房價的重要一部分,這很正常。我們的政府從土地當中得到很大一部分好處也是正常的。孫中山先生早就說過了,土地漲價歸公嘛。比如說你有這塊地,有一天來開發了,你就成了億萬富翁,這合適嗎?

      理論上說,放開土地供應確實是可以降低房價。但是我覺得維持現在的土地供給政策是必要的。土地不可能無限量地供應,這會造成大量的土地浪費。

      想要把房價拉下來這個想法在根本上就是錯誤的。那是美國夢,不可能在中國實現。其實房價高企主要集中在一線城市,在二、三線城市并沒有想象的那么高,所以這房價沒有什么好抱怨的。一線城市房價高也是正常的。全國人民都在我們的一線城市買房子,甚至還有外國人,這房價能不高嗎?

      姚洋

      知名經濟學家 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


      相關內容鏈接>>>更多
      圖片新聞展示 >更多
      提建議或意見
      您可輸入500
      二手房地圖
      本地新聞
      樓盤新聞
      樓盤月成交量
      每日成交量
      欧美老熟妇乱子伦视频,被老头玩弄邻居人妻中文字幕,美女黄网站视频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