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p7yhh"><bdo id="p7yhh"></bdo></video>
    2. 當前位置 > 新聞中心 > 地產名人 > 李鐵:土地制度改革再不推出部分城市會崩盤

      李鐵:土地制度改革再不推出部分城市會崩盤

      2013/8/2 1:28:00 網易財經 瀏覽數() 我要評論()

      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主任李鐵

      網易財經7月31日訊 2013網易經濟學家夏季論壇今日在京召開,在論壇上,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主任李鐵表示,土地制度改革,雖然在研究,但不繼續推出,可能有一些城市會崩盤,到那個時候就會倒逼機制改革,可能會使改革的步伐邁得更大。

      李鐵稱,中國政府的運行特點是上行下效,大家看北京、上海,看省會城市,縣級市看地級市,小城鎮看縣級市,這么一個過程。

      這就導致我們中國的各級政府都有如下問題:基本上都靠招商引資來解決財政問題,招工業投資解決財政,大量政府會把精力放在工業開發區上的招商引資,地方招商引資招工業企業的時候基本是零地價負地價,這在世界上是前所未有的,成本通過賣房子來承擔,這邊開發房地產來解決我的收益問題,一方面來彌補工業開發區,另一方面來彌補城市基礎設施建設,這是一任政府,第二任政府要有新的政績就繼續搞工業開發區,繼續賣房子,繼續鋪城市基礎設施建設,但我們知道,隨著幾任政府的變化,空間在變大,攤大餅攤出去了,要求每任政府都按這種模式走的時候,那就面臨著擊鼓傳花傳到哪里去的問題。

      但高等級城市輻射全國,輻射全省,它有足夠的購買力支撐,全國有13.6億人口,如果5%的高收入人口,大概6700多萬,這6700多萬人口高收入,肯定會到北京或省會城市買房,問題出在哪里?這些三線城市收入水平不高的地方,它的輻射能力弱,擊鼓傳花攤到最后的結果就必然會面臨著崩盤,為什么這次地方政府特別希望中央政府上城市化政策,給他們解決項目投資,剛才講的非常對,希望他們解套,他們寄希望于兩個,一是解決更多融資,二是給予更多土地,土地變現來解決他們的債務問題。

      李鐵警告稱,現在的改革面臨深水區,我們幾十年沒有進行改革,而到現在矛盾積累到相當嚴重的地步,所以這時候要進行改革,既要保穩定,還要調整結構,確實對政府是非常艱難的選擇。土地制度要不繼續推出,恐怕我們有一些城市會崩盤,到那個時候就是要倒逼機制改革,可能反而會使改革的步伐邁得更大。

      李鐵曾多次主持和參與了中央、國務院有關城鎮化政策文件的起草和制定,參加了2004年以來7個中央一號文件的起草工作。

      以下是文字實錄

      主持人:

      城市的價值不斷提升是一個好事,我們先按下房價不表,因為這個事情現在已經過了談房價最好的時候了,它現在已經是這個價格了,再談它意義不大。很重要的一點是在未來城鎮化過程中是需要錢的,也需要有更多投入,但跟我們前面學者談到的這些方向有一致擔心的地方是,現在地方本身的政府債,地方的融資平臺現在基本上處于凍結的狀態,地方債又處于償還期,大家又不知道如何從下面舉新的債,如何再去做增量,如何去發展,很多人是把城鎮化當做一個救命稻草的,認為這是可以打破突破口的,這是否可以,如果可以的話,會不會又變成借了新債還舊債,甚至會醞釀成未來政府無力償債,而成為一個個類似像今天底特律一樣的破產城市,有這種擔心嗎?李鐵先生。

      李鐵:

      債的事兒特別有意思,很多人了解中國的泡沫,不了解中國政府的運行模式。中國有個特點是上行下效,所謂上行下效,大家看北京、上海,看省會城市,縣級市看地級市,小城鎮看縣級市,這么一個過程。

      了解中國城市管理運行的規律,就知道我們現在面臨什么樣的狀況,第一,我們現在城市基本上靠招商引資來解決財政問題,招工業投資解決財政,大量政府會把精力放在工業開發區上的招商引資,剛才說人口紅利資源喪失了,但中國土地紅利還在持續,我們現在地方招商引資招工業企業的時候基本是零地價負地價,這在世界上是前所未有的,成本通過賣房子來承擔,這邊開發房地產來解決我的收益問題,一方面來彌補工業開發區,另一方面來彌補城市基礎設施建設,這是一任政府,第二任政府要有新的政績就繼續搞工業開發區,繼續賣房子,繼續鋪城市基礎設施建設,但我們知道,隨著幾任政府的變化,空間在變大,攤大餅攤出去了,要求每任政府都按這種模式走的時候,那就面臨著擊鼓傳花傳到哪里去的問題。

      剛才我講了,高等級城市輻射全國,輻射全省,它有足夠的購買力支撐,全國有13.6億人口,如果5%的高收入人口,大概6700多萬,這6700多萬人口高收入,肯定會到北京或省會城市買房,問題出在哪里?這些三線城市收入水平不高的地方,它的輻射能力弱,擊鼓傳花攤到最后的結果就必然會面臨著崩盤,為什么這次地方政府特別希望中央政府上城市化政策,給他們解決項目投資,剛才講的非常對,希望他們解套,他們寄希望于兩個,一是解決更多融資,二是給予更多土地,土地變現來解決他們的債務問題。

      現在我想中央的態度已經很明確了,要通過融資體制改革,當然這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如果全國兩萬個城市,改革要面對龐大的利益群體,市長都反對,你想我們的改革怎么進行?所以土地出讓金制度暫時取消不了,現在地方財政50%來源于土地出讓金,50%來源于融資,融資來源于未來的土地出讓金的預期,現在一個要上項目,一個要解決房購兩限政策,能不能給它松綁,解決地方的債務問題。

      其實我個人提出融資改革方案,融資最后怎么還款,每個政府都是要面對的,可是我們政府還款就是一條路,土地,國外還款不這樣,靠三個方面,一個是運行效率,一個是各種投資主體進去,再就是我的抵押物,抵押不了老百姓的東西,只能抵押政府的東西,現在中國做不到,只是抵押土地,所謂的運行效率就靠我們的基礎設施運行價格,可是基礎設施運行價格在我們這些年城市發展模式上基本都被福利化了,現在我們強調戶籍制度改革就是要把福利的內容砍掉,改革的阻力就會小,我們房子的阻力,價格的阻力,我們在北京市政府做了研究以后,我們都說北京的房價高,北京的水價電價天然氣價全低于來北京最多的河北河南山東的城市,基礎設施價格也是最低的,北京的租房價格就是200到500,城鄉結合部,剛才秦暉(微博)講的城中村,北京還有什么價格低?它的副食品價格不僅低還保穩定,就是說我們各類城市,等級化城市,福利化已經成為了政府保穩定的很重要的因素,這就很難市場化,這個東西不能市場化,融資就進不來,改革就進行不下去,所以未來的改革不僅僅是要調整政府之間的利益,調整管理者之間的利益結構,同時也要面對整個廣大群體,戶籍人口群體,包括城市人口群體,他能不能接受這些改革。

      你也知道,歐洲只要是涉及到福利制度的改革,涉及到社保制度的改革,老百姓就會上街游行,我們能不能承受這樣的改革,現在的改革不像以前,面臨深水區,我們幾十年沒有進行改革,而到現在矛盾積累到相當嚴重的地步,所以這時候要進行改革,既要保穩定,還要調整結構,確實對政府是非常艱難的選擇。但是我想,物業稅改革已經走出一步,往下走很難。第二,融資平臺怎么建立,也可能要推出。第三,階梯水價在一些大城市已經開始初步推出了。最后一個,土地制度要不要改?這些東西雖然是在研究,但要不繼續推出,恐怕我們有一些城市會崩盤,但我想到那個時候就是要倒逼機制改革,可能反而會使改革的步伐邁得更大。

      謝謝。

      主持人:

      非常感謝,如果我們也是像美國那樣的聯邦制,恐怕第一個破產的城市不會是底特律,我們再想交給陳志武(微博)教授一個重要的任務,如果我們現在來畫城鎮化中國往前推進的路線圖,這個路線圖是個什么邏輯,怎么畫?在您的眼里和思維里,給城市化畫一個圖。

      陳志武:

      李主任回答這個問題可能最合適,畫城市化路線圖。

      主持人:

      我們倆聯合采訪李鐵先生。

      李鐵:

      講城鎮化要把改革放在前面,這里面我想第一就是戶籍管理制度改革,我講過了,第二是土地管理制度改革,這個我也講過了,第三就是怎么打破等級化的管理體制,中小城市、小城市怎么釋放活力,80年代為什么經濟增長,浙江、山東、廣東、江蘇、福建,這五個省主要經濟總量是在縣以下,為什么呢?靠農村,靠鄉鎮企業,到了80年代中期城鎮改革把所有權都收回來,都集中在城市,我們原來廉價的集中模式,本來可以按照市場經濟走的模式,在80年代中期這種計劃經濟體制加改革,使高等級城市的權力在加強,現在我們都知道,所有的市長都反對農民到我這里來,大家都提出中小城市、小城鎮個,既然你要提出到中小城市、小城鎮去,就要解決城市等級問題,如果不解決等級問題,至少把權力下放,可能很多記者不了解城市的權力,城市一級管一級,省會城市管地級城市,地級城市管縣級城市,縣級城市管鎮,權利到下面基本沒有,要給地方政府更多資源,把權力給他們,讓他們有更多發展空間,我經常講三個紅利,改革釋放內需的紅利,農民不減少,農村根本富裕不了,只有農民都進了城,再進行適當的土地流轉制度改革,才能使土地集中,才能使農產品的商品化步伐更快,所以我們想,中小城鎮的活力,戶改的活力,土地改革的活力,這不是我這會兒講得清楚的,但我知道這里有非常非常大的空間,再包括其它融資方面的改革。

      如果還有,城鎮化政策的改革和我們未來可能根據改革來施加的一些中央政府、各級政府承擔的相應政策,那么可能是一種清晰的路線圖,問題是第一步怎么走。我現在想跟媒體釋放的是,第一步走沒走出去,是說我們政策頒布了,大家什么事兒都沒有,不想改的還改不了,還是我有強制性措施要求你怎么改。

      主持人:

      您覺得第一步應該怎么走?

      李鐵:

      所以我們說“積極,穩妥,有序”。

      主持人:

      別別別,這不算這個,再來一個。

      李鐵:

      大家講積極,穩妥,有序,我要講第一條積極,積極這一步非常重要,比如重點人群的改革改不改?我們在座這些記者們,你們在城里這么長時間了,也有了城市生活的權利,城市對你們也有需求,你們的戶籍制度改不改?怎么改?到河北固安改,還是在大城市改,還是在北京下轄的地區改?城市土地和農村土地有同等發展權,同權,過去地方政府爭地的矛盾已經非常突出了,成本太高了。但我們回到80年代,你把發展權交給農民的時候成本一下降低了,我們的土地紅利還可以釋放,城鎮之間的結構要不要調整?中小城市有很大的活力,它自己有發展權了……

      主持人:

      我覺得您說的兩個挺好的,第一,重點人群先改不改,第二,農村土地能不能同權。

      城鎮化率大家都不一樣,東西部差17個百分點,從您這塊提出的思路又不一樣,剛才李鐵先生說我認為第一步先解決這兩個問題,現在解決都在北京工作的記者,還沒有取得北京戶籍的,先把這些解決了,還有一些親戚在附近周邊,還有一些農村土地的,跟城里同權同價,先解決這倆問題,您覺得呢?


      相關內容鏈接>>>更多
      圖片新聞展示 >更多
      提建議或意見
      您可輸入500
      二手房地圖
      本地新聞
      樓盤新聞
      樓盤月成交量
      每日成交量
      欧美老熟妇乱子伦视频,被老头玩弄邻居人妻中文字幕,美女黄网站视频免费视频